霜浓桂香,清甜芬芳,让人想起了母亲

首页

2018-11-15

  但也有例外,仲秋时节,繁芜嘈杂的市井中总会不经意地拂过一缕缕清甜的花香。

循香望去,郁郁葱葱一片,却并不见花枝招展,偶然从繁密的绿叶中透出一点点嫩黄,一点点橘红,撞见了,有些意外,又有些欢喜。

正是桂花,兀自绽放。   城市中的桂花树若没有一点资历,平素是并不为人所注意的,三五米高的枝干,隐没在大片的绿荫中,一年四季,只一片绿,或淡或浓,总比不得新春玉兰,花先枝头,明媚灿烂;也比不得三月樱花,一季红粉,令人怜惜。

即便是在金秋,桂花的黄金岁月,其花朵也是小小的,簇拥在一起,藏在枝枝叶叶中,声色不露。 “叶密千层绿,花开万点黄。

”只等秋风飒飒,在一个旭日初升的清晨,浅浅淡淡的花香,从枝头漾出,慢慢弥漫开去,丝丝缕缕、沁人心脾。   桂花又作木樨,常见的有丹桂、金桂、银桂、四季桂等,闻香赏玩之外,花则可用来做糕点、制羹、入酒,是点睛的料。

桂花之于世俗,似更含一层美意,“位以穿杨得,名因折桂还”。 或还因那一句“天下第一,犹桂林之一枝,昆山之片玉”。 桂花便成了古代读书人科举高中,改换门庭的一种隐喻,无端地沾上了一缕荣光,绵延千年。

更高远的还将桂花送上了仙界,“桂子月中落,天香云外飘”。 桂花的“天香”衬着嫦娥的粉黛,清冷的月宫多少含有了一点温情、一点诗意。

“桂花留晚色,帘影淡秋光”。

若将吴刚新折的那一枝桂花搁在案头,光影花香错织,仰望星空,此月彼月,仙界人间,分得清身在何处么?  多年以前,将家安在这个小区,是因楼下正对着窗户的那一丛绿荫,平常的日子,看书累了,伏在窗台上,迎着这一大块浓稠的绿,层层叠叠,枝蔓交错,颇为养眼。

许是过于繁密,即便有风吹过,也只微微颤动,轻吟曼舞,难得有枝叶飘摇,飒飒作响的时候。 间或,树丛中钻出几声清脆的鸟鸣,透着几分生气。

  惊喜的是,农历八九月间,忽然地,就从枝叶中升腾起一团团清甜的芬芳,挂在行人的肩头,钻进小启的窗户……  是桂花树呀!母亲见了好生欢喜。

母亲欢喜的是桂花的馨香,轻轻悠悠,淡淡雅雅,似有若无。 中秋,团圆,美好的寓意弥漫在花香中。

母亲更欢喜用桂花点缀、提味食物。 常常,挑剔的味蕾被那熟悉的馨香所撩到,重又唤醒对时令的印象。

超市里常见的那种桂花酱,母亲是不待见的,以为掺和了过多的添加剂,早已失了本味。

母亲要的是天然去雕饰,原生态的桂花。 每每我往苏浙出差、游玩,总不忘叮嘱:带一袋干桂花回来喔,母亲知道哪里的桂花最纯净。

  如今,有了楼下这一片天然的桂花林,母亲自然不会让收获从身边溜走,候一个大晴天,在桂花树下铺上几张塑料纸,待到午后,随风洒落的金桂已经积了厚厚一层,找个竹匾摊开了,晾几天,桂花的身形变小了,颜色变暗了,清甜的香味锁进了日常,变成了松软可口的白糖桂花糕、回味清甘的桂花甜酒酿、形色撩人的桂花糯米糖藕……  花香带着记忆,尘封的花香能够将记忆带得更久远。

尤其在霜重冰寒,远离春华秋实的日子里,一碗温润的甜羹里只消撒上些许干桂花,香甜、芬芳的气息立时能唤醒那个花绽枝蔓的季节。

(张为民)。